《我国艺术歌曲》含多首上世纪冷门佳作

阅读: 29 评论: 0 好铃声 发布时间: 2021-11-23 09:24:35

《我国艺术歌曲》含多首上世纪冷门佳作

“玫瑰花,玫瑰花,烂开在碧栏杆下……”歌声温厚,钢琴轻柔,一首《玫瑰三愿》在诗意中潜藏哀愁。由龙榆生作词、黄自谱曲,创造于上世纪30年代的《玫瑰三愿》是我国艺术歌曲的代表力作,也是专辑《我国艺术歌曲》的创意起点。日前,著名歌唱家石倚洁、钢琴家陈萨一起录制的《我国艺术歌曲》已由举世音乐发行了数字和实体版别。


在《我国艺术歌曲》的筹备中,石倚洁首次担任出品人。唱片的酝酿开始于上一年疫情暴发的最初阶段,表演市场堕入长达几个月的阻滞。能不能把这些空白的时刻使用起来?石倚洁通过查资料发现,男高音的我国艺术歌曲集几乎没有,录制需求火急。


预备曲目和资料时,黄自先生的著作在他脑海中显现。黄自和石倚洁都出生于上海浦东的川沙,每每唱起这位同乡的著作,石倚洁都满怀敬爱与亲切。但这些曲目还不足以构成一张专辑,石倚洁决定将目光拓展到上世纪代表前期我国学院派古典风格的更多作曲家。《我国艺术歌曲》共包括20首歌曲,大致以时刻次序为线索,以作曲家为单位。除了经久传唱的《玫瑰三愿》《红豆词》《教我如何不想她》等歌曲,专辑也开掘了多首不为人知的“冷门”之作,比方林声翕的《秋夜》《望云》、黄永熙的《斯人安在》、刘雪庵的《追寻》、陈田鹤的《春归何处》等,它们在悉数曲目中占到了至少一半的比重。


艺术歌曲往往短小精悍,声乐加钢琴的“配置”看似简单,但无论创造还是演绎层面,都有颇多门道。“艺术歌曲中,钢琴并不仅仅伴奏,它非常重要,与声乐之间形成了一种协作的关系。”歌唱家要唱出其间的层次和味道并不简单,“艺术歌曲需要在非常安静的情况下娓娓道来,在较短的时刻里表现出诗歌中的戏剧性、丰富性和细腻层次。”这是比唱歌剧更难的挑战,比较起来,歌剧的咏叹调有故事情节、有明确的感情指向,直接而热烈,“但唱艺术歌曲最好要有必定的人生阅历的积累。”大学年代,石倚洁也唱这类著作,青春热血的年岁总是“想事情比较简单”,有时难以捉摸唱词里深层的况味。如今,经过了多年的锻炼和积淀,录制专辑正当其时。


上一年9月初,在一位一起老友的帮助下,石倚洁和陈萨首次协作,《我国艺术歌曲》的录制在西安音乐厅进行。“我和陈萨教师的主意一拍即合。”音乐家有着共同的“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4天的录音作业进行得适当顺畅。


“出品人”的身份需要石倚洁考虑更多细节,比方录音的后期编排,比方专辑的封面设计。《我国艺术歌曲》的封面有着我国式留白的审美意趣,没有什么复杂的图画,只见清淡的色彩自下而上延伸开去。“这是在模仿唐三彩的感觉。”石倚洁说。在石倚洁心中,这恰似我国艺术歌曲留给人们的形象。


在专辑制造发行的同时,石倚洁与陈萨的“我国艺术歌曲”专场音乐会也在全国展开巡演。让他欣慰的是,这些曲目在高校音乐学子中引发了适当热烈的反应,仿效学习的人许多。作为高校的声乐教师,石倚洁期待年青人可以更早更多地了解这些歌曲。“我接触到许多学生,我们都遇到相同一个问题,就是‘无歌可唱’。年青的孩子们不太长于开掘新的歌曲,往往是跟随自己喜欢的歌唱家去唱著作。我想多唱一些‘新’歌,让孩子们听到这些不太为人传唱的歌曲。”接下来,石倚洁也会持续发现和开掘值得被关注的我国优秀艺术歌曲,“给孩子们做好演示,是我担负的责任。”

评论

相关推荐

加载更多